出土文献与中古史研究 9787101122862,7101122868

配送至
$ $ USD 美元

商品编号: 3745706 类别: 图书 历史 文物考古 古书契
编辑推荐

《出土文献与中古史研究》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简介

孟宪实,1962年出生,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专业方向为隋唐历史、敦煌吐鲁番学。曾在新疆工作多年。着有《汉唐文化与高昌历史》(2004年)、《敦煌民间结社研究》(2009年)等专着,与荣新江、李肖共同主编《新获吐鲁番出土文献》(2008年)。在《历史研究》、《北京大学学报》等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一百二十余篇。

目录

在吐鲁番发现历史(代序)
民族管理与国家认同
一、胡客与唐臣
二、集中居住
三、职业选择
四、一体多元
略论唐朝祥瑞制度
一、祥瑞分等
二、祥瑞的发现、上报、确认和表贺
三、祥瑞的养护和入史
沙州祥瑞与沙州地方政治
一、《沙州都督府图经》所记沙州祥瑞
二、沙州刺史李无亏
三、提携地方势力
四、政治回报及其方式
武则天时期的“祥瑞”及其历史书写
一、传世文献有关武则天“好祥瑞”的书写
二、《沙州图经》及其祥瑞书写
三、祥瑞与造神
四、后武则天时代的批判
宇文融括户与唐代的财政使职
一、引言
二、户籍管理制度概述
三、逃户的认知和长安三年括户
四、宇文融括户
五、新制度的萌芽
六、结语
论社司转帖的书写
一、社司转帖:实用与非实用
二、实用性转帖的书写者——录事
三、录事等三官的社会地位
四、抄录转帖的书写者
伯希和、罗振玉与敦煌学之初始
一、敦煌初为人知
二、罗振玉和他的同仁们
三、中日异同
北凉高昌初期内争索隐——以法进自杀事件为中心
一、《高僧传》的记录
二、法进其人
三、法进自杀何为
四、北凉余部的内争
吐鲁番新出一组北凉文书的初步研究
一、文书录文
二、文书的时间性
三、文书所反映的县廷
麴文泰与佛教
一、高昌国的佛教基础
二、麴氏王室的佛教信仰
三、麴文泰的奉佛
论十六国、北朝时期吐鲁番地方的丝织业及相关问题
一、新资料
二、北凉高昌与阚氏高昌的丝织业
三、麴氏高昌时期吐鲁番丝织业及其转变
四、高昌丝织业转变的原因探索
绁布与丝绸——论西州的土贡
一、问题的提出
二、西州特产的传世文献记载
三、来自出土文书的证据
四、绁布与丝绸
国法与乡法——以吐鲁番、敦煌文书为中心
一、契约纠纷
二、乡法
三、国法
吐鲁番新发现的《唐龙朔二年西州高昌县思恩寺僧籍》
一、新发现的唐西州高昌县僧籍
二、唐朝的僧尼管理机构
三、僧籍的具体内容
四、僧籍法令
唐令中关于僧籍内容的复原问题
一、复原诸方案
二、僧尼数是否每年申报
三、令文与实用僧籍的异同
新出唐代寺院手实研究
一、新发现的唐代寺院手实
二、唐前期手实格式的演变
三、寺院手实与民户手实
论唐朝的佛教管理——以僧籍的编造为中心
一、僧尼等籍
二、寺院手实
三、从寺院手实到僧籍
……
吐鲁番学研究:回顾与展望
论玄武门事变后对东宫旧部的政策——从《张弼墓志》谈起
论吴王李恪之死——以《李恪墓志》为中心
从新出高昱墓志看高士廉家族史事
上官仪研究三题
《安乐公主墓志》初探
赵同墓志初探
附录一:《隋唐五代墓志汇编·新疆卷》评介
附录二:《吐鲁番出土文书》壹、贰
附录三:《吐鲁番出土文书》叁、肆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禀性骄纵,立志矜奢。倾国府之资财,为第宇之雕饰”。据《旧唐书》的说法:“安乐最幼,生于房州,帝自脱衣裹之,遂名裹儿,特宠异之。”《新唐书》本传,也有类似记载,并说“姝秀辩敏,后尤爱之”。中宗对于女儿和韦皇后的宽纵,大约都与曾经有过的苦难岁月有关。韦皇后的本传就记载在房州岁月,与中宗“累年同艰危,情义甚笃”,中宗曾经对韦皇后许愿说:“一朝见天日,誓不相禁忌。”在以上的引文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安乐公主宠异的主语,《新唐书》改为韦后,而《旧唐书》其实是中宗。安乐公主依凭皇帝皇后的宠爱,生活奢靡,史有明文。“主营第及安乐佛庐,皆宪写宫省,而工致过之”。安乐公主的奢侈故事,除此之外,有修建“定昆池”事,有夺临川长公主宅和周围民宅大修豪宅的故事。奢侈或许不是本性,政治资源太过丰富,又有皇帝的支持,走上此路很正常。皇帝、皇后的补偿心理,就这样体现在公主们的奢侈上。民怨上涨与德政衰微,都对后来产生了巨大影响。
“其夫武延秀与韦温等,谋危宗社,潜结回邪,交构凶徒,排挤端善”。安乐公主初嫁武三思儿子武崇训,在景龙元年(707)七月,太子重俊因为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发动政变,杀了武三思及其儿子武崇训,最后失败被杀。重俊发动政变的时候,还曾经“索韦后、安乐公主、昭容上官所在”,但是没有得手。《新唐书》安乐公主本传:“崇训死,主素与武延秀乱,即嫁之。”根据《资治通鉴》的记载,安乐公主与武延秀的婚礼是在景龙二年十一月己卯举行的。景云元年(710)五月,许州司兵参军燕钦融复上言:“皇后淫乱,干预国政,宗族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图危宗社。”结果,燕钦融被杀。在中宗去世之前,韦皇后、安乐公主等人的具体图谋,除了狠抓权力以外,是否已经决定名正言顺地当皇帝,现在并不清楚。燕钦融上告的主谋之一是宗楚客,而安乐公主墓志中有“韦温”。韦温是韦皇后的堂兄,神龙中任礼部上书,封鲁国公,景龙三年迁太子少保、同中书门下三品,仍遥授扬州大都督。韦温是韦皇后依靠的主要对象,中宗去世后韦温接受韦皇后的命令,总知天下兵马,又让侄子们分掌屯营及左右羽林军。他的传记中称“温等既居荣要,熏灼朝野,时人比之诸武氏”。按照墓志的叙事顺序,中宗未崩之前,韦温还没有掌握军权,不过已经是宰相并且地位崇高,他无疑是以韦后为中心的集团中的重要成员。《册府元龟》的记载是“韦氏临朝,韦温为谋首”。后来史书记录韦温的事情不多,而《安乐公主墓志》比较突出韦温,是有道理的。后来这个集团被消灭,这段历史由胜利的一方书写,所以“交构凶徒,排挤端善”也很容易理解。
ISBN9787101122862,7101122868
出版社中华书局
作者孟宪实
尺寸16